萧红的经典语录

2020-06-19 06:10:07  阅读 2 次 评论 0 条

萧红的经典语录这篇经典语录是有内涵的句子网站从非常经典的电影、名人语录中摘录并整理的有关萧红的经典语录的相关语录,详细的与萧红的经典语录相关的经典语录如下。

可见温顺也不是怎么优良的天性,而是被打的结果,甚或是招打的缘由。

你知道吗?我是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而且多么讨厌呵,女性有着过多的自我牺牲精神,……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

而这些回忆我是愿意忘却的;不过,在忘却之前,我又极愿意再温习一遍。

可是当这河灯从上流的远处流来,人们是满心欢喜的,等流过了自己,也还没有什么,唯独到了最后,那河灯流到了极远的下流去的时候,使看河灯的人们,内心无由地来了空虚,\"那河灯,到底是要漂到哪里去呢?\",多半的人们,看到了这样的境况,就抬起身来离开了河沿回家去了,于是不但河里冷落,岸上也冷落了起来。

在乡村永久不晓得,永久体验不到灵魂,只有物质来充实她们。

晚来偏无事,坐看天边红,红照伊人处,我思伊人心,有如天边红,他就像一场大雨,很快就可以淋湿你,但是云彩飘走了,他淋湿的就是别人,我就像他划过的一根火柴,转眼就成为灰烬,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划另一根火柴。

外面打着雷,天阴得混混沉沉的了,想要出去走走,又怕下雨,不然,又是比日里还要长的夜,又把我留在房间里了。

七月里长起来的野菜,八月里开了花,我伤感它们的命运,我赞叹它们的勇敢。

芹一个人住在妇产科里,整夜的幽静,只有她一个人享受窗上大树招摇细碎的月影,满墙走着,满地走着。

我仍搅着杯子,也许漂流久了的心情,就和离了岸的海水一般,若非遇到大风是不会翻起的。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看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山房,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

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他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蝴蝶随意的飞,一会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一会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它们是从谁家来的,又飞到谁家去?太阳也不知道这个,只是天空蓝悠悠的,又高又远。

他们过的是既不向前,也不回头的生活,是凡过去的,都算是忘记了,未来的他们也不怎样积极的希望着,只是一天一天的平板的,无怨无尤的在他们祖先给他们准备好的口粮之中生活着。

春夏秋冬,一年四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的住的就过去了,守不住的就追寻着自然的结果。

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

他是那样年老而昏聋,眼睛像是已腐烂过,街风是锐利的,他的手已经被吹得和一个死物样,可是风,仍然是锐利的,我走进他,但不能听清他祈祷的文句,只是喃喃着。

他们就是这类人,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到寒凉就在他们身上,他们想退去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

只要那是真诚的,那怕就带着点罪恶,这也接受了。

我爱诗人又怕害了诗人,因为诗人的心,是那么美丽,水一般地,花一般地,我只是舍不得摧残它,但又怕别人摧残,那么我何妨爱他。

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至于那还没有被拉去的,就风霜雨雪,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己以为得意,不得意怎么样?人生是苦多乐少。

哭声刺心一般痛,哭声方锥一般落进每个人的胸膛,一阵强烈的悲酸掠过低垂的人头,苍苍然蓝天欲坠了!

我不能决定怎么生,怎么死,但我可以决定怎样爱,怎样活。

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是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了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拖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

许先生用筷子来回地翻着楼下的饭桌上的菜碗里的东西,菜拣嫩的,不要茎,只要叶,鱼肉之类,拣烧得软的,没有骨头没有刺的,心里存着无限的期望,无限的要求,用了比祈祷更虔诚的目光,许先生看着她自己手里选得精精致致的菜盘子,而后脚板触了楼梯上了楼,希望鲁迅先生多吃一口,多动一动筷,多喝一口鸡汤,鸡汤和牛奶是医生所嘱的,一定要多吃一些的。

晚饭一过,火烧云就上来了,照得小孩子的脸是红红的,把大白狗变成红色的狗了,红公鸡变成金的了,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喂猪的老头子,往墙根上靠,他笑盈盈的看着他的两匹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他刚想说“你们也变了……”他旁边走来乘凉的人,那人说“你老人家家必要高寿,你老是金胡子了,”,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红堂堂的,好像是天着了火。

近来觉得眼泪常常充满着眼睛,热的,它们常常会使我的眼圈发烧,然而它们一次也没有滚落下来,有时候它们站到了眼毛的尖端,闪耀着玻璃似的液体,每每在镜子里面看到。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甚么?,他们並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人活著是为吃饭穿衣,],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我拉着祖父就到后园里去了,一到了后园里,立刻就另是一个世界了,决不是那房子里的狭窄的世界,而是宽广的,人和天地在一起,天地是多么大,多么远,用手摸不到天空,而土地上所长的又是那么繁华,一眼看上去,是看不完的,只觉得眼前鲜绿的一片。

让你这样的女人流泪,是所有男人的罪过。

据说,那团圆媳妇的灵魂,也来到了东大桥下,说她变成了一只很大的白兔,隔三差五的就到桥下哭,有人问她哭什么?,她说她要回家,那人若说:,“明天,我送你回去······”,那白兔子一听,拉过自己的大耳朵来,擦擦眼泪,久不见了,若没有人理她,她就一哭,哭到鸡叫天明。

初冬 我走在清凉的街道上 遇见了我的弟弟 咖啡店的窗子 在帘幕下挂着苍白的霜层 我把领口脱着毛的外衣搭在衣架上。

那粉房里的歌声,就像一朵红花开在了墙头上,越鲜明,就越觉得荒凉。

这场是死的城廓,没有花香,没有虫鸣,即使有花,即使有虫,那都是唱着别离的歌,陪伴着说不尽的死者永久的寂寞。

若是女家穷了,那还好办,若实在不娶,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若是男家穷了,那家就一定要娶,若一定不让娶,那姑娘的名誉就很坏,说她把谁家谁给“妨”穷了,又不嫁了,无法,只得嫁过去,嫁过去之后,妯娌之间又要说她嫌贫爱富,百般的侮辱她,丈夫因此也不喜欢她了,她一个年轻的未出过家的女子,受不住这许多攻击,回到娘家去,娘家也无甚办法,就是那当男指腹为亲的母亲说:“这都是你的命(命运),你好好地耐着吧!。

我是个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单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

人生本来就是哭多乐少。

没有风,没有雨,则关着大门静静的过着日子,狗有狗窝,鸡有鸡架,鸟有鸟窝,一切都各得其所。

她们的故事便如流水一般地在夜空里延展开,太阳的光线渐渐从高空忧郁下来,凄沉的阳光,等待宏壮悲愤的典礼来临。

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

在乡村 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 忙着死 大片的村庄生死轮回着 和十年前一样 屋顶的麻雀仍然是那样繁多 太阳也照样暖和 什么都和十年前一样 平儿和罗圈腿都是大人了 王婆被凉风飞着头发 在篱墙外远听着从山坡上传来的童谣 雪天里村人们永没见过的旗子 飘扬起 升上天空。

宗法社会,生活像河水一样平静地流淌,平静地流淌着愚昧和艰苦,也平静地流淌着恬静的自得其乐,对于生活曾经寄以美好的希望但又屡次幻灭了的人,是寂寞的;对于自己的能力有自信,对于自己工作也有远大的计划,但是生活的苦酒却又使她颇为挹挹不能振作,而又因此感到苦闷焦躁的人,当然会加倍的寂寞;这样精神上寂寞的人一旦发觉了自己的生命之灯快将熄灭,因而一切都无从“补救”的时候,那她的寂寞的悲哀恐怕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而这样寂寞的死,也成为我的感情上的一种沉重的负担,我愿意忘却,而又不能且不忍轻易忘却。

雪地好象碎玻璃似的,越远那闪光就越刚强,我一直看到那远处的雪地刺痛了我的眼睛。

他们被父母生下来,没有什么希望,只希望吃饱了,穿暖了,但也吃不饱,也穿不暖,逆来的,顺受了,顺来的事情,却一辈子也没有。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的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生命为什么不挂着铃子?不然丢了你,怎么感到有所亡失?

去年的五月正是我在北平吃青杏的季节,今年的五月我生活的痛苦真是有如青杏般苦涩。

花开了,就像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

有一段时光,沉淀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有一座城,我来过,便再也不曾远离,呼兰河,那是我一生的希望与憧憬。

人活一辈子是个白活,到了归终是一场空……

我的胸中积满了沙石,因此我所想望着的:只是旷野,高山和飞鸟。

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若赶上一个下雨的夜,就特别凄凉,寡妇可以落泪,鳏夫就要起来彷徨。

假若,再有别的朋友或熟人,就是冒着雨,我也要去找他们,但实际是没有的,只好照着原路又走回来了。

当一个伟大的任务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应该忘却自己的渺小。

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

逆来顺受,你说我的生命可惜,我自己却不在乎,你看着很危险,我却自以为得意,不得意怎样?人生是苦多乐少。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 老,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眼花了,就不看;耳聋了,就不听;牙掉了,就整吞;走不动了,就瘫着,这有什么办法,谁老谁活该, 病,人吃五谷杂粮,谁不生病呢? 死,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父亲死了儿子哭;儿子死了,母亲哭;哥哥死了一家全哭;嫂子死了,她的娘家人来哭, 哭了一朝或者三日,就总得到城外去,挖一个坑就把这人埋起来。

萧红的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 第1张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他就像一场大雨,很快就可以淋湿你,但是云彩飘走了,他淋湿的就是别人,我就像他划过的一根火柴,转眼就成为灰烬,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划另一根火柴。

呼兰河的人们就是这样,冬天来了就穿棉衣裳,夏天来了就穿单衣裳,就好像太阳出来了就起来,太阳落了就睡觉似的。

河水是寂静如常的,小风把河水皱着极细的波浪 ,月光在河水上边并不像在海水上边闪着一片一片的金光,而是月亮落到河底里去了,似乎那渔船上的人,伸手可以把月亮拿到船上来似的。

花开了,就像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在天上逛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他们看不见甚么是光明的,甚至根本也不知道,就像太阳照在了瞎子的头上了,瞎子也看不见太阳,但瞎子却感到实在是温暖了,他们就是这类人,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到寒凉就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想击退了寒凉…

早饭吃完以后,就是洗碗,刷锅,擦炉台,摆好木格子,假如有表,怕是十一点还多了!,再过三四个钟头,又是烧晚饭,他出去找职业,我在家里烧饭,我在家里等他,火炉台,我开始围着它转走起来,每天吃饭,睡觉,愁柴,愁米……,这一切给我一个印象:这不是孩子时候了,是在过日子,开始过日子。

这以往的事,在梦里关不住了。

雨一停下来,穿着街灯的树叶好象萤火似的发光,过了一些时候,我再看树叶时那就完全漆黑了。

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

我这一生走的路,都是败路。

但那飞机的奇怪的翅子,我是看见了的,我是含着眼泪而看着它们,不,我若真的含着眼泪而看着它们,那就相同遇到了魔鬼而想教导魔鬼那般没有道理。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他之所谓退步就是逃跑,是凡一件事,他若一觉得悲观,他就先逃,逃到哪里去呢?他自己常常也不知道,但是他是勇敢的,他不顾一切,好像洪水猛兽在后边追着他,使他逃得比什么都快。

那鼓声就好像故意招惹那般不幸的人,打得有急有慢,好像一个迷路的人在夜里诉 说着他的迷惘,又好像不幸的老人在回想着他幸福的短短的幼年,又好像慈爱的母亲送 着她的儿子远行,又好像是生离死别,万分地难舍, 人生为了什么,才有这样凄凉的夜。

冬天,大地被冻裂了,江河被冻住了,再冷起来,江河也被冻得锵锵地裂开了纹,冬天,冻掉了人的耳朵,破了人的鼻子,裂了人的手和脚,但这是大自然的威风,与小民们无关。

谁的模样俊,谁的鬓角黑,谁的手镯是福泰银楼的新花样,谁的压头簪又小巧又玲珑,谁的一双绛紫缎鞋,真是绣得漂亮。

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我对于这在雨天里的湖的感觉,虽然生疏,但并不象南方的朋友们到了北方,对于北方的风沙的迷漫,空气的干燥,大地的旷荡所起的那么不可动摇的厌恶和恐惧,由之于厌恶和恐惧,他们对于北方反而讴歌起来了。

筋骨若疼得厉害 皮肤流点血 也就麻木不觉了。

越鲜明,就越觉得凄凉。

想击退了寒凉,因此而来了悲哀。

生时何必多睡, 死后自会长眠。

人生为了什么,才有这么凄凉的夜。

密密的浓黑的一带长林,远在天边静止着,夏夜蓝色的天,蓝色的夜,夏夜坐在茅檐边,望着茅檐借宿麻雀的窠巢,隔着墙可以望见北山森静的密林,林的那端,望不见弯月勾垂着。

是山么,是山你就高高的;是河么,是河你就长长的。

温顺的就是老实的,老实的就是好欺侮的,告诉人们快来欺侮她们吧,人若老实了,不但异类要来欺侮,就是同类也不同情。

她是一种很强大的真实,她裸露着,绝非身体,而是灵魂,她用她的全力去爱,她的爱,让她爱的男人,变得强大起来,骄傲起来,随心所欲起来,然后,她第一个被伤害,她的强大,让男人下手很重,其实,她是很疼的…

他们都像最低级的植物似的,只要极少的水分,土壤,阳光——甚至没有阳光,就能够生存了,生命力特别顽强,这是原始性的顽强。

萧红的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 第2张

萧红的经典语录 经典语录 第3张

人生激越之处,在于永不停息地向前,背负悲凉,仍有勇气迎接朝阳。

以上是唯美诗句为您摘录的与萧红的经典语录相关的全部经典语录,希望这些描写萧红的经典语录的语录能够给您带来正能量,同时能够给您鼓励,让您充满力量,激发你的斗志。

本文地址:https://www.melizhi.com/jdyulu/845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www.melizhi.com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